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J生活台 >帮派学生‧笼里格斗‧筑人墙打同学 >

帮派学生‧笼里格斗‧筑人墙打同学

发布时间:2020-07-08 浏览量:507人次
帮派学生‧笼里格斗‧筑人墙打同学(雪兰莪‧沙登)史里肯邦岸国中发生严重学生围殴事件,全程更被人用手机拍摄下来,在学生之间互相流传。短片显示10多名疑是帮派学生筑起人墙,围堵一名身材瘦小的学生,任由另外5名兇恶的学生对他拳打脚踢,过程彷彿校园版的“笼里格斗”(Cage Fighting)残酷画面。17岁的受害者郑为雄与母亲黄亚琳(42岁)今日(週六,4月11日)在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揭露这宗事件,并在现场播放这则长约3分钟的短片。弟被石击中投诉惹祸黄亚琳指出,事情是在1年前的发生,他们一家刚从武吉柏灵东搬到沙登居住,性格内向的郑为雄也转校到史里肯邦岸国中,并且準备应付初中评估考试(PMR)。她说,某日,郑为雄与弟弟在门外观看邻居孩子(小名为黑鸡)打羽球,忽然一颗不知从哪来的石头击中弟弟,为雄马上带弟弟进屋。“第二天,他回家后,马上告诉我这件事情,于是我去向邻居了解情况。”她透露,邻居表示不认识威胁为雄的学生,次日,这名学生又来指责郑为雄向黑鸡父母打小报告,扬言要找人来殴打他。“到了初中评估考试的第二天,为雄在早上7点就到学校,当他进去厕所,才发觉早有10多名学生守候多时,準备围堵他,此时来了5个人将他挟住去厕所外的草地。”她声称,郑为雄无处可逃,被打得鼻青脸肿才被放走,“为雄的眼睛有瘀伤,后脑肿了几个大包,混身发疼,但是他依然忍着痛楚去考试。”生记18仔逞兇挥拳击眼踢腰脸这则名称为《生记18仔》的短片一开始,瘦小的郑为雄被5名衣衫不整的学生包围及盘问,接着5人疯狂似的攻击他的头部及身体,在无人援救的情况下,郑为雄无力反抗,被打得倒在草地上。郑为雄一脸痛楚地坐起身,其中一名兇悍的学生从不远处开始“助跑”发力,手臂呈拉弓姿态向他的眼睛挥去;另有一人也从后方冲去,飞踢郑为雄的腰部,叫他痛得死去活来。接着,又有一人慢慢走到郑为雄身前,狠狠往他的脸部使出侧踢,他当场往后倒下,这5名兇悍的学生一次又一次向郑为雄使出兇恶的攻击,施暴全程就像被喻为世界上最血腥残酷的格斗运动笼里格斗。打人者软硬兼施促勿报警母亲黄亚琳无奈的说,事发后,殴打为雄的5名学生不停纠缠着他,软硬兼施要求或恐吓他不要报警。有一次,他们甚至追着为雄上巴士,苦苦哀求放他们一马。“其中一人还说,如果他被学校开除学籍,他的堂哥一定会找为雄算账,而且他们也通过亲友打电话给我,同样要求我不要再追究,给5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她说,也有人认为郑为雄“追究一年前的小事,害他不能再上学”。不满警方校方互推责任黄亚琳不满地说,为雄被殴打后的一年,她多次向校方及警方求助,要求採取纪律行动对付黑帮学生。“警方说交给校方处理,而校方则爱理不理,我不知如何是好。”黄亚琳曾劝告儿子转校,可是为雄听说史里肯邦岸国中是沙登3间国中之中教学素质最好的一间,而且他也熟悉现有的学习环境,因此不愿转校。她说,郑为雄的成绩属于中等,暴力事件发生在考试期间,导致他的成绩受影响,英文科不及格,然而为雄也在殴打事件发生后,更加努力念书。另一帮派促入会助报仇黄亚琳更指出,为雄被殴打后,属于另一帮派的学生闻风而至,企图说服为雄加入他们帮会,以便通过暴力方式帮助他报仇,不过被为雄拒绝了。郑为雄也说,他经常在校内看见暴力事件,打架至血流披面的情况也常发生,想不到自己也成为受害者。“据我所知,校内有多个帮派,不少好学生也被逼加入帮派,而且必须定期缴交保护费,否则将饱以老拳。”史村国中暴力事件魏家祥要查谁掩盖真相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表示,他将会调查史里肯邦岸国中的暴力事件,以便查出到底是哪一方在掩盖真相。他对于学生郑为雄被多人围殴感到震惊,并且表示他要先看阅有关报告,去了解为何校方及警方为何没有着手调查及採取适当行动。他接受《》电访时说,在未看到报告前,他不愿作出其他评论。校方没对付承认打人者郑为雄他还记得,警方一名查案官以“人在做,天在看”来安慰他,但校方及警方就不了了之。他声称,当他与母亲一同向校长投诉被殴打之后,反而被指责肯定是他有错在先,才会被其他同学殴打。“打我的人包括同年级及低年级的同学,但是我只是记得其中两个人的名字,当我供出两人之后,他们极力否认,校长反而质疑我说谎。”他说,过后经过副校长厉声质问之下,两人才承认自己的暴力行为,事后这些学生也没受到对付。短片流传再报警郑为雄指出,几天前,校内好友将短片传给他,并说目前此校流传他被围殴的短片,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他一边哽咽一边说,得知短片流传后,感到十分尴尬及难过,始料不及事隔一年后,事件又浮现出来,“我早已知道有人拍摄我被打的短片,但我以为他们已经删除了。”于是郑为雄再度报警,而警方也联络上校方,他不满纪律主任一方面叫他不要打草惊蛇,另一方面却向施暴学生透露警方介入调查的消息。向媒体揭发暴力记者会中,郑为雄一直红着眼眶,双手掩嘴,他不敢望向正播放短片的电脑荧幕,彷彿不愿回想悲痛的过去。回想起被殴打的情况,郑为雄说,当时的情况混乱,5名施暴学生的拳脚如雨点般打在他身上。他看不清楚四周情况,只是感到混身阵痛,以及听到对方喊到“说啊!你说!为何向黑鸡父母打小报告?”。他称道,是在母亲多次劝解之下,才决定向媒体揭露这起校园暴力事件。校园常有打斗欧阳捍华非议,教育部在校园成立的防範罪案俱乐部没有取得成效,校园暴力事件依然层出不穷。“副教长魏家祥曾说校园鲜少发生暴力事件,其实是不正确的说法,许多家长及学生都知道,校园内经常发生打斗。”他认为,通常警方都着重于社会问题,反而忽略了18岁以下的学生问题,这不是单一事件,过去这间学校也发生多次殴斗事件。私会党打人展势力欧阳捍华说,从流传短片的名称看来,他怀疑围堵及殴打郑为雄的10多名学生与一个叫“生记18仔”的黑帮有关联。对此,他会亲自去拜访此国中,了解详情。他声称,有关私会党可能想通过围殴短片来展示自己的势力,以便吸引其他人加入他们的帮派。他指出,时有所闻此校发生暴力事件,打架及群殴在此校已变成“家常便饭”,除了郑为雄之外,他週五(4月10日)也接到家长投诉,指此校再度发生殴斗,校方却没有报警,只是事后低调处理。‧2009.04.11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