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O元生活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发布时间:2020-07-08 浏览量:304人次
关于环保,我的想法一直是「同枱食饭,各自修行」。我很佩服及尊敬那些超级环保人士,亦认同需要加强大众教育以推动环保,但单纯指责某某不环保,或者批评谁比谁更有环保意识…… 我总觉得是「五十步笑百步」。现实生活有太多需求及诱惑,做人要清心寡慾是何其困难;我希望自己有环保意识,也仅仅是为了减少一点自己的孽障,谈不上什幺拯救地球。即使我在某一範畴做得比较符合环保原则,但背后还有更多事情是「持续作孽」,只能说是「做得一样就一样」。

咖啡胶囊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坊间有各种运用胶囊咖啡的recycle之法,例如这门帘,也是一绝。(图片来源

最近,我决心减少作孽的範畴就是饮咖啡的选择。自从6年前收到一台Nespresso咖啡机作礼物,我就坠进了咖啡胶囊的世界。虽然我也会用其他方法泡咖啡,但对于我这种非专业的coffee lover,胶囊咖啡机那种方便快速实在很难用其他方法取替。几十秒咋噃,可以沖出一杯带少许crema的Espresso,一室咖啡香,而且质素又过得去,平均价钱只为六蚊左右,怎会不受欢迎?当我赶急出门想呷一小杯,或者朋友上来作客喝奶泡咖啡时,Nespresso确实快靓正,可是这种方便的背后,我愈来愈感到悔疚。

首先说一下,Coffee Capsule或Coffee Pod一般译作「咖啡胶囊」,其实这略有误导,因为capsule不一定是胶製的,例如Nespresso就是铝製,另一美国老牌子Keurig K-Cup则是採用特製的胶製粉囊。一个小小的铝製粉囊,要150至200年才可分解;胶製的咖啡囊,更要500年以上,难怪连Keurig的第一代发明者John Sylvan也说感深后悔。虽然这些公司强调会做好回收工作,但成效不大, 我身为使用者之一,早期也曾经努力清理每一个用过的咖啡胶囊,再把capsule拿去分店回收,但做了一次已觉得难度好高,Nespresso的分店亦不是「总有一间喺左近」。当然,我亦可把用过的粉囊储起,待下一次送货时交给Nespresso的职员,不过免费送货要订购十五筒或以上,本人也不是天天喝粉囊咖啡,所以享用不到这服务。残酷的现实是:全球咖啡粉囊的每年总销量超过二百亿个,而丢弃的粉囊亦足可围绕地球十多圈…… 这些垃圾全都要几百年才可分解,而最一语中的,莫过于德国第二大城市Hamburg(汉堡)的环保与能源局发言人Jan Dube说:「我们不该用纳税人的钱买垃圾包装。」所以2016年初起,汉堡市全面禁止辖下的政府部门使用粉囊咖啡,决意由政府带头say no。

至于我自己,坦白说仍然很享受粉囊咖啡的便利,要放弃暂时办不到。我可以做的是减少用量,或者更实际一点,寻找同样快速而更环保的替代品,例如优质的挂耳咖啡及可100%自然分解的粉囊;目前这两类产品在香港不算大行其道,但我相信一两年内会成为「快靓正家用咖啡」的主流之选。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胶囊首饰,想不想戴?靓係靓,也很有创意,但这些accessories最后也是要几百年才可分解。(图片来源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香港流行用Nespresso,但美国市场佔有率最大的Keurig,其K-cup胶囊在2013年总销量已逾80亿个,总以围绕地球10圈半﹗不过随着其他公司加入竞争,K-cup销量近年也下滑,去年就宣布裁员5%。(图片来源

这不是什幺新产品,早已面世近二十年,日本更是通街都有,不过香港也是近几年才较容易找到。挂耳包的使用方法简单到极点:撕开包装,把咖啡包挂在杯上,注入热水滤出咖啡,完成﹗如果你平日外出时较多选择手沖咖啡或Americano (Espresso+热水),这是在家里又快又方便的类近口味选择。又,如果你家里根本没有粉囊咖啡机,毫无包袱,这更加是理想的「方便咖啡」之选。尤其近两年,香港愈来愈多本地公司加入挂耳包的生产或代理行列,质素亦愈来愈好。产地、口味、製作方法,甚至是否符合生态环境与小农利益……等等,透过自己的消费选择都可以有say。

我没有嚐尽各种挂耳包的品牌,以下介绍的只是亲身试过而又感觉良好的挂耳包。虽然我不是咖啡达人,但真的体验过一杯优质的挂耳包咖啡,比连销店的即磨咖啡更佳。同理,挂耳包虽然源自日本,但不是日本牌子就一定好,我就试过一杯又涩又欠缺香气的日本挂耳式咖啡。所以大家也别因为一两次的经验就决定自己是否能接受挂耳包,多试几次,甚至换换口味,才可以摸到自己的真正喜好。至于挂耳包的价钱很视乎什幺牌子或製作方法,如果是最大路的mass production货色,平均每杯可以低过$5。量产型的挂耳包,贵起来也可以十几蚊一包,其他一般则为$10左右,质素已经颇佳,非常「出得厅堂」了。

麻瓜邓的挂耳包推介:

●Roasting Frequency ─ 位于柴湾的一家咖啡豆烘焙店,除了咖啡豆的批发及零售,也自家製作挂耳包。一年多前我试过不同口味也相当好,印象中自己比较喜欢巴西;闻说最近又加入危地马拉和哥斯达黎加两款挂耳包新成员,有兴趣不妨预约试饮,或者直接上网购买。

销售点:Roasting Frequency

● Jooove Kopi @Jam Story ─ 这咖啡牌子颇低调,因为店子主要经营人气手工果酱,咖啡豆和挂耳包都是「兼营」,但负责人认真到亲身飞往印尼的咖啡庄园入货,可说是farm to table。喜欢较浓烈及层次丰富的,推介no.2 Mandheling(曼特宁);如果想容易入口及酸苦度较平均的,可选no.1的Toraja;还有no.5的Sulawesi,据介绍既creamy又入口剔透,有机会也要一试。最特别是Jooove Kopi的咖啡粉是真空包装,另外附加挂耳式滤袋,虽然用家要自行把咖啡粉先倒进滤袋中,但这种包装的好处是延长了保存期,而且售价颇吸引,平均每一小包约为$8,我就不介意多做一个小步骤啰。

销售点:Jooove Kopi

● 雨林咖啡 ─ 台大法律系毕业,及后又取得环境工程学砚士的的吴子钰,南亚海啸后以一人之力创立了雨林咖啡,为了与在印尼亚齐省雨林种植优质咖啡豆的农民作公平贸易,他四处筹集资金,然后运了3吨咖啡豆回台湾作起步,收入低微,家里一度断水断电。但他认为:「台湾捐输,排名全球第4或5,但我们长期没跟世界发生关係,善意到不了那里。」如今雨林咖啡的口碑愈来愈好,香港也有更多小店寄卖此良心挂耳包。虽然售价比较高,但不使用化肥、农药种植的Grade 1咖啡豆,所泡出来的不仅是一杯好咖啡,也是对土地与农民的一份尊重。

销售点:喜居生活、快乐家庭网上店、Kurbrick

●生态绿Okagreen ─ 生态绿是台湾的大型社企,同样一直关注公平贸易及永续价值,并承诺「透明交易」,产品可追溯到原材料的出处,亦保证生产者得到合理回报。两三年前我已想试试生态绿的咖啡挂耳包,可惜只在台湾销售,但原来香港近年已由「荳之乐咖啡公社」引入做代理。早前朋友就送了我一盒生态绿的「一週咖啡日记」,一盒七款,平均质素相当好,亦最适合喜欢新鲜感或者一家各有不同口味的需求。

销售点:荳之乐咖啡公社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logo颇有学院风的Roasting Frequency挂耳包﹐由本地垬培及研磨,够晒新鲜。(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Jam Story虽然主力卖果酱再「搭单」卖咖啡,但品质绝非二打六,真空包装亦颇得我欢心。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挂耳包的品牌十分多,总有一款合你意,也可促成良心消费,例如香港的「公平栈」亦有推出fair trade挂耳包咖啡。(http://www.fairtaste.com.hk/zh)

无论咖啡粉囊是铝製还是胶製,对地球的伤害都是万恶的,这真相亦不是什幺秘密,只是粉囊咖啡机如此方便好用,人性无法抵抗而已。尤其如果你像我一样,家里早已添置了coffee pod machine,不忍打它入冷宫,又不想下下「带着悔疚饮咖啡」,现在也有两全其美之法。因为瑞士公司Ethical Coffee Company (ECC)已推出了由植物纤维与澱粉製成的粉囊,180日内可完全被生物分解,过程亦不会释放有毒物质,减少因为饮用粉囊咖啡而对环境造成的伤害。最最最成功的是,ECC的粉囊可用于大部分Nespresso咖啡机,以后饮咖啡也不必天人交战了。

ECC成立不过8年,但一早已订立明确目标,要让五成的Nespresso消费者「转会」购买ECC的环保粉囊。这目标并非癡人说梦,一来环保是世界共识,二来ECC售价比Nespresso便宜,三来是ECC的创办人Jean-Paul Gaillard从前就是Nespresso的CEO﹗话说他在1988年至1997年期间在Nespresso任职,成功把粉囊咖啡机变得更受欢迎。你说他现在另起炉灶抢生意又好,为了赎罪也好,Jean-Paul Gaillard确实投放了巨大心血研製这种环保粉囊,同时亦对咖啡粉的品质有严格要求,如此才可与Nespresso一争天下。Nespresso当然视之为劲敌,这几年两间公司互有关于专利设计的诉讼,2014年巴黎法庭就判Nespresso败诉,并要赔偿50万欧元给ECC。Nespresso亦改设计,令咖啡机的型号不能轻易兼容ECC产品,不过ECC又反告Nespresso,指对方运用了其专利技术来改良咖啡机…… 总之目前来看,ECC尚算佔去优势,至少舆论都站在环保的一方,而全球多个国家亦有不同代理引入ECC粉囊,销售点持续上升。

香港也曾一度出现ECC团购,但暂时并无正式代理,所以想试ECC,目前只能在海外购买或者网购。我未亲身品嚐过ECC,但已决定「转会」。经过一轮调查,发现台中有公司作代理,如果去开台湾可以宅配到指定酒店,对热爱台湾的香港人来说此法并不困难。即使你并非去台中,该公司也可送货至台湾不同地区,而且货到付款,事前联络好便ok,服务态度不错。ECC价钱亦十分亲民,一筒十个粉囊,售价约为HK$43-$53,视乎所选款式而定,但无论如何也比Nespresso粉囊便宜。所以我十分期待香港有代理商可以有心有力引入此产品,让一众Nespresso的用家多一个安乐选择。

但要留意噃,目前ECC粉囊是适用于大部分Nespresso机,而非全部(例如部分Nespresso U系列及专业级咖啡机Saeco, Gaggia及嵚入式的Miele则不相容),所以购买前,请先向代理商查询清楚自己那个型号是否适用。我好幸运,由于我那部Nespresso不是什幺新款,也不是专业货色,所以向台湾代理查询后,确认用到ECC﹗刚好我即将到台湾一游,所以稍后可以分享亲身体验,有兴趣知道ECC的实测,就继续留意我的fb「做啲嘢工作室」之update吧。

ECC网站:Ethical Coffee Company

台湾代理网站:Intimar英特曼有限公司/ fb:英特曼胶囊咖啡粉丝团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ECC有一个图解释各种物料的自然分解时间,橙皮都要两年?其实不少人指橙皮只需半年就可分解,实际时间长短视乎环境而定。总之一个小小的铝製咖啡粉囊或胶囊,百几二百年就走唔甩…… (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ECC并非只讲环保而轻视咖啡质素及选择,目前ECC的口味已有十多二十款,售价又吸引,咖啡机兼容又买得到的话,没有理由不试。(图片来源

 

带住矛盾饮咖啡‧与咖啡胶囊说再见麻瓜邓
台湾代理的网站算做得几好,可供选购的ECC款式亦颇多,有意购买的话,建议先联络其fb确认自己的型号是否适用,负责人有问必答,很尽责。(图片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