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J绘生活 >胡小姐之死 ─ 看错误政策与政治选择的微妙牵连 >

胡小姐之死 ─ 看错误政策与政治选择的微妙牵连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687人次
胡小姐之死 ─ 看错误政策与政治选择的微妙牵连

有个韩粉,叫做林湘秝,她在中天的政论节目上讲了一句「二二八对我们来说太遥远了」的话,还认为「它是个历史事件,可是对我们来说,是激不起心中的任何的共鸣」。

另外还有一位「学姊」黄瀞莹,在政论节目上讲「统独就是一个假议题」、「因为我现在只关心的是我现在留在台北,我可以做到什幺样的工作,可以获得什幺样的生活」。

林湘秝与黄瀞莹的言论正好反映了一般台湾人看待历史与政治命题的轻忽态度,也低估了历史与政治对现实生活的深远影响。

下面我先讲一个真实发生的案例给各位听,各位可以思考一下这个故事中的因果关係,还有抽象的政治命题与选择最后会怎幺样影响到现实生活的下渗效应。

有一位高学历的美女,暂称她为胡小姐好了。年约四十多岁,从小就课业优异,一路过关斩将还出国念书,长大后还曾经担任卡内基讲师。

这位胡小姐以身为中华民国人为荣。一直以来,她都投票给国民党,投票给马英九,全力支持服贸,希望货出得去,(中国)人进得来。

2014 年 3 月 18 日爆发反服贸的立院佔领事件之后,她就在脸书的刊头上贴上中华民国国旗,然后痛骂反服贸的学生都是小红卫兵,支持方仰宁下令痛揍抗议者的决定,还在脸书上说台湾太民主了…你可以想像得到的中华民国人该有的表现与反应,她全都做到位了。

然后呢?这位胡小姐大概从来没想到,在她痛骂完三一八运动的三个多月之后,她的生命就此划下句点。

2014 年 7 月 9 日中午 12 点 56 分,胡小姐驾驶了一台黑色 BMW,在台北市民权东路和堤顶大道二段交叉口,被一辆满载中国观光客但是煞车失灵的游览车给撞死了。

胡小姐之死 ─ 看错误政策与政治选择的微妙牵连

好啦,我讲完这个案例了。各位可以开始思考其中的因果关係以及政治选择所产生的下渗效应,讨论一下胡小姐的政治选择与她的死因是否存在着某种程度的微妙关係。

我个人简单地整理一下胡小姐之死的前后关係图,让大家可以理解她的死亡与她个人政治选择之间的微妙牵连。

    票投国民党与马英九国民党在缺乏配套方案下就大量开放中国客来台劣质中资一条龙旅游业者承揽业务推出低价赶买行程的旅游方案因成本削减而导致司机过劳或是游览车体缺乏安全检测与保养游览车煞车失灵导致车祸死亡

一般来说,新闻报导事件的时候,多半只会提到第 6 点跟第 7 点之间的狭义因果关係。顶多在后续的刑事诉讼或是车祸鉴定调查的时候会追溯到第 4 点与第 5 点。

但是鲜少会有人提到第 3 点之前的「远因」,因为致祸的「远因」通常都看起来「无害」且「毫不相关」。而第 1 点的「远因」就是关于抽象政治命题的部分,也是只看「近因」的林湘秝与黄瀞莹小姐或是许多年轻人一直无法参透的原因,更别说会讨论到第 1 点之前的第 0 点,也就是关于华脑思维与中华史观是怎幺成形的过程。

就是因为一般人无法洞见或是观察到第 3 点之前的「远因」,所以导致他们其实无法评估自己的未来将会有多高的机率因为某种风险而丧失生命,因此无法对此产生避险的概念或是动作。讲白话点就是,连自己怎幺死的都不知道。

很多人只看新闻事件报导第 6 点跟第 7 点,然后就大叹世风日下,当事人怎幺会那幺可怜之类的廉价悲叹词语,但是却没有意识到第 3 点之前的系统性「远因」可能才是真正肇事的元凶。

若是仅看第 4 点以后的因果关係,胡小姐的确是相当可怜的车祸遇难者。但是若再往前追溯到第 3 点之前,你就会发现当事者或许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负上部份的责任。

当然这种上层政治的扩散效应你不能用省略中段关联性的方式说投国民党就一定会导致车祸,或是车祸一定是国民党引起的,这是错误的推论方式,而是仅能从个别事件中回推到上层政治的影响比例到底是多是少,或是风险提升的统计问题来看待。

胡小姐的死亡之所以不是巧合个案或是滑坡谬误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观光客的大型严重车祸事故统计数的确多集中在国民党执政的 2009 年到 2016 年期间,也显示了政治抉择与不幸事件的发生的确存在了某种程度的强烈关联性。当然,我也可以继续跟你讲另外一位支持国民党的张姓女导游是怎幺被自己的政治选择给害死的故事,但是本篇的重点不是在收集这些受害者的故事。

胡小姐之死 ─ 看错误政策与政治选择的微妙牵连

保险公司为什幺能够赚钱?因为保险精算师不但会把第 4 点跟第 5 点考虑进去,更会儘量把第3点以前的「远因」给通通调查清楚。加上保险公司多採取限定条件的「近因原则」(principle of proximate cause)来进行理赔,自然能够赚大钱。

你应该曾经遇过医师或是保险员问过你的「家族病史」吧?这个询问过程就是要确认可能致病的「远因」。请问这个时候你还会像林湘秝一样说「家族病史干我屁事,对我来说太遥远了,也激不起我心中的任何共鸣」这种干话吗?或是像黄瀞莹说「家族病史都是假议题,我现在只关心我的鼻子通不通、呼吸顺不顺畅」这样的蠢话吗?

其实前述的「远因」还有另外两个名词可以描述之,就叫做「历史」或是「政治」。了解「远因」就可以让你像保险公司一样赚大钱发大财吗?不一定,但是我可以保证你未来赚的钱不会被莫名其妙地整家抄走或是连小命都半途不保。你会因为你有準备,而使得损失减到最小。

就因为「远因」隔了太久的时间或是经过太多的变因,所以在多重交叠之后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直观样态,所以让许多不明就理的人只看到表层就以为是全部,而无法理解到「远因」对他自身的重大影响,更别提错误的引导资讯导致「远因」判读上的完全走精。

就像电影「回到未来」第二集(Back to the Future II)中的男主角马蒂,一开始还无法明白为什幺自己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最后会造成历史轴线的巨大改变一样。而身在那条「劣化」历史轴线上的社会大众也大多不会明了造成他们身处不幸环境的真正「远因」(历史)是什幺。嘴巴很会骂鬼岛,却不知道造成鬼岛的主因在七十多年前就已经形成,尤有将其不幸怪罪到弱小者的头上,导致弱弱相残,甚至出现投票给加害者的蒙昧情境。

当然,国族历史与政治生态要比胡小姐的案例複杂得多,时间年份也拉长许多,牵涉的人事物也更为繁杂,因果之间更呈现出立体多样的非线性型态。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可说影响的人数也更为庞大,影响的时间也更为久远,导致像林湘秝或是黄瀞莹这样的年轻人都看不清楚这些「远因」是怎幺对自己的脑力与政治判断造成不良影响。

我再强调一次,台湾年轻人现在所遇到的多数困境就是由之前的「远因」或是说「历史」、「政治」所堆叠而成的。你不试着多花点精力去认识或是分析这些「远因」,只知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喉咙痛就医喉咙,只看得到眼前三公尺的东西,跟着「何老师」还有中天新闻台在那裏请鬼抓药,甚至连「近因」都因为假新闻假资讯而判读得一蹋糊涂,把鬼扯蛋的 MOU 当成落袋的订单在看,最后的下场就是连自己怎幺死的都不知道。

你最后一定会问,胡小姐的政治选择也有可能导致跟他非相同意识形态的人身亡啊,当然,这就是自杀与他杀的差别了。我知道还会有人说我在某时期(例如戒严时期或是马英九时期)也活得好好啊,我看当时大家也过得很好啊,干嘛拿一个极端的案例来讲。这就是犯了「倖存者谬误」(survivorship bias)的问题。也就是说,你其实毫无自觉当时的社会全体都曝露在高风险的环境当中。

只是你比较幸运地存活下来而已,就像胡小姐也没办法把她遭遇的事故讲给你听一样,所以你就以为自己很安全。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