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C壹生活 >投资入籍 挽救经济利弊难料! >

投资入籍 挽救经济利弊难料!

发布时间:2020-07-11 浏览量:100人次

投资入籍项目的背后,是“出售”公民身分,换取富人移民,挽救经济危机的“游戏”。美、加、澳、新等主流移民国家最早开放这类项目,是这种“玩法”的普及者,如今虽已不是主导移民市场的货架,却为小国所用,争抢富人移民作为挽救国家经济的短期措施。

在欧洲、亚洲、甚至一些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国家,陆续推出花式投资移民项目。事实上,投资移民并非主流移民的途径,区别在于亲属移民和技术移民,申请者需具备强大的经济实力,为目的国带来直接投资,或创造本地就业。说穿了还是那句老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加拿大早在1986年就启动投资移民计划,尽管当时未有明确政策,资金门槛也无统一规定,但仍然吸引全世界不少有钱人,香港就曾是该项目的最大输出地区之一。据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统计,1991年至1996年,每年大约有2万香港人成为加拿大移民,占加拿大当时总移民数量的20%。1997年之后,中国取代香港成为加拿大投资移民最大来源。

主流国家纷纷出台的投资移民项目,目的是为吸引海外资金,复苏国内经济,特别是在国内经济不景气时。美国1990年开始施行的EB-5项目是典型例子,到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更进一步意识到其价值而积极推广。直到2016年,该项目为美国引入155亿美元(约621亿令吉)投资,创造8万4400个就业岗位。

投资移民成问题 

投资移民项目所能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当经济好转后,好处则变成问题。反对者认为,投资移民项目拉动经济增长,是以国家处方居留或公民权为前提,这种增长仅可带来短期利益,但可持续性低,长期将影响本身的人民利益,所以这类项目最终逃不开暂停或抬高门槛的命运。

2010年,加拿大将联邦投资移民资产要求从80万加元(约245万3755令吉)涨至160万加元(约490万7511令吉);次年,新加坡全球投资者计划也将投资额提高到1000万新币(约2969万5313令吉);英国更夸张,最高投资上涨至1000万英镑(5294万7867令吉);尽管美国投资移民项目最后总没有涨价,但申请处理时间从早期的3天获批,到现在排期7、8年。


市场出现新玩家

在主流国家移民政策收紧后,市场上悄悄出现了“新玩家”,历史重复着相同的道路,金融危机在欧洲蔓延,泥潭里求生的欧洲小国们开始效仿大国前辈们。

塞浦路斯、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腊等相继推出投资移民计划,还冠上一个很具豪气的名字——黄金签证,展开另一轮的争抢富人移民小国的争夺战。

塞浦路斯带头

争夺战的带头者是塞浦路斯,这个南欧岛国在2009年5月落实允许海外投资者通过购买物业方式获得该国居留权;葡萄牙紧接着于2012年8月颁布新移民法,规定欧盟以外的国家公民在葡萄牙投资35万(约161万1540令吉)至50万欧元(约230万2200令吉),即可申请当地的居留权。

【计划停止 房产打击大】

相比以往的投资移民项目,黄金签证计划的权益超出想象。欧盟一体化意味着,一旦拿到某成员国的居留权,可自由通行欧盟其他国家,而买房投资更符合投资者的喜好。

对国家而言,移民计划搭载不动产投资,是迅速拉动宏观经济的做法。房地产往往能带动其他行业,比如工程、造价、材料、装修和家居等等,很容易刺激多元产业。另外,像塞浦路斯这样的度假胜地,不动产要比金融产品更让人信任。

收获颇惊人

黄金签证计划带来的收获颇为惊人。据葡萄牙移民局数据,从计划开始到,获批人数达5243人,其中,中国主要申请人占68%,吸引总投资额达32.23亿欧元(约107.46亿令吉),其中29.11亿欧元(约134.22亿令吉)是房产投资,占比90%以上。

葡萄牙的黄金签证搅动了其他深陷泥沼的欧洲国家,随后,西班牙和希腊也效仿。

设计国债移民

然而,并非所有国家都认可房产投资。若没有强劲的内需,一旦项目停止,对该国国内房产市场将会带来打击,匈牙利和马耳他等国就设计了另一类项目——国债移民。

匈牙利在2013年启动国债投资移民项目,投资者只需购买25万欧元(约115万2807令吉)的有价证券,即可申请永久身分。

不是所有采用投资移民项目的国家都“缺钱用”,马耳他就是个例外。2015年,马耳他政府允许非欧盟国家申请者通过25万欧元国债投资,获得该国居留权,目的是为了发展离岸经济。

泰国条件优渥 

总的来看,欧洲近半数国家都开设投资移民项目,而在亚洲,马来西亚、韩国和泰国也没闲着,分别推出居留签证项目,其中泰国的居留签证比买房、买债券更为另类,它规定外籍人士花200万泰铢(约24万8501令吉)就能申请泰国20年居留权,以及一系列贵宾式待遇,比如全年24次免费高尔夫或SPA体验等等。

另外,加勒比海沿岸的岛国们,陆续开放投资入籍项目,主打“低价”移民。

在最近5年,全世界俨然进入“移民政策大开放”时期。

【投资入籍 成避税手段】

几乎所有投资移民项目都受过内外夹击的质疑。在加拿大和美国,联邦投资移民和EB-5仍是社会讨论焦点,其他开放市场的小国也面对同样情况。

葡萄牙的房地产市场因海外投资者变了样,仅在2017年房价就上涨25%。与此同时,欧盟对黄金签证的不满也日渐增大。有人担心,这些项目在打开整个欧洲的“后门”。

塞浦路斯常被指责为俄罗斯寡头的贪腐行动提供藏身之所。去年喊停的匈牙利国债移民项目也因通过中介公司出售债券,资金去向遭质疑。

不承认双重国籍

加勒比岛国的投资入籍项目成为欧洲指责的焦点,还专列一份“黑名单”,将可能成为“避税天堂”的地区划入其中,上榜地区不仅声誉受损,还被限制与欧盟的财务往来。今年3月,圣基茨名列其中,意味着所有设立投资入籍项目的加勒比岛国都被“黑”过。

另外,一些国家并不承认双重国籍,比如中国和马来西亚。

比起外来指责,内部质疑让决策者更感压力。匈牙利政府的国债移民项目引起“拿钱换福利”争议,被批评对国内经济刺激没有绩效。

市场状况更复杂 

无论如何,最近5年的移民行业不似20年前,相比政策变动期,市场状况更为复杂。争抢富人移民的小国越来越多,移民群体本身也在发生变化,在“供给产品”的移民目的国和“购买产品”的投资者之间,甚至无法说明究竟是谁主导了谁。

 【海湾国家  网络分配公民】

黄金签证计划之后,海湾国家兴起更为创新的“虚拟公民身分”——公民身分成为一种“商品”,可通过购买房地产或金融投资获得、通过在线服务认购、或者通过点对点网络进行配置。

海湾国家正在探讨如何调整自己的公民法,以求从人口流动中获益。

波罗的海湾小国爱沙尼亚,自诩为地球上最富有创新精神的国家,花了数十年时间投资新技术,设计出新政策以奖励创新和硅谷风格的颠覆。

提供数码服务

自2014年以来,该国已将公民身分作为数码服务的一部分,注册了3万多名电子居民,这些居民被允许开设银行账户、开办公司、签署文件,并根据爱沙尼亚的司法和法律纳税。

在2017年,卢森堡的一个数据中心,其中一部分被宣布成为爱沙尼亚主权领土,以促进该国第一个数码大使馆的建成。该大使馆可用作该国所有数字记录的安全远程备份,而对于电子居民安排仍然是非领土的,没有权利居住在爱沙尼亚、没有获得任何的物质利益。

中产阶级化模式 

就目前而言,虚拟公民身分的“怪异之处”是一种国际性的、分布式的中产阶级化模式,主要惠及那些国家支持的主权与个人财富不匹配的个人。
比如在城市里,拥有资源的人会戏剧性地改变一个城市的社会状况,但那些或无法进入的人来说,几乎没什幺好处。

报道:陈绛雪

报道:陈绛雪

报道:陈绛雪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